当前位置:首页 - 人文 - 世博文学
世博人与大叶茶
  • 2016-12-16
  • 次浏览
  • 打印本页

众饮料  乡土“咖啡” 不一样的茶文化

世博人与大叶茶

苏晓峰

谈到茶,人们自然会想到西湖的龙井、信阳的毛尖……然而,如果你有幸到山西世博走一趟,也许会认为,世博的茶文化不亚于日本茶道呢!不信,你可以抽出时间,到世博走一走,这里正在发展乡村全域旅游,你可以在领略美丽的山水田园风光和农耕文化的间隙,走进乡村茶屋,品一品世博的大叶茶文化。

位于山西省中南部的临汾市世博县,本地不产茶却有喝茶的传统习惯,这里人喝的茶称之为“大叶茶”。以世博为中心,周边的古县、浮山、洪洞、屯留、长子等县也有部分区域喜欢喝大叶茶。

世博人喝大叶茶的习惯据说始于明代,也有人说是乾隆年间。世博人所喜爱的大叶茶主要有霍山黄、铁桶六安瓜片、佛山黄等,主要来源于安徽地区,大叶茶茶色黑黄,枝叶参杂,价格亲民,味道独特,具有提神壮力、化解油腻之效,是一种适合百姓的大众饮料。世博祖祖辈辈乐此不疲。冬天暖胃,夏天解渴消暑解乏,春秋更是农民种地收秋地头必备。累了只要一句招呼,不分谁家,大家围坐一起,其乐融融、悠然自得。

世博县家家都饮大叶茶。在农村,清晨起床,先生火烧水冲茶,然后才做饭。夏天院落树荫下常设茶座。冬日炕头上、火炉旁常围坐茶客。无论城乡,不分家贫家富,大叶茶是世博家户生活的必需品,嫁出去的女儿回家探望父母也总是烟酒茶肉不少,这茶便是大叶茶。客人进门,首要便是闷一壶大叶茶,慢了就仿佛失了礼数,可见这大叶茶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和在生活中的重要性。

大叶茶之道并不同于那些文人雅士品茶,不过却也别有特色。此茶不叫冲茶泡茶,而叫闷一壶。一般加茶叶量为手抓一把,放入茶壶,之后沸水冲入后,盖上盖子,冬天还要放在灶台热乎处,闷上十分钟左右,便形成了独特的茶香韵味。

倒茶是有讲究的。沸水高冲,壶满手停,滴水不漏。稍候,将第一泡茶水低斟入杯中,倒至茶杯三分之一处即停,再冲入二遍沸水,倒至茶杯三分之二,再冲三遍沸水,斟满杯子。即“高冲低倒不起沫”。高冲使茶叶易展,味易出;低斟保持热度、茶味。这样的茶水味酽色正,水色带有琥珀般的晶莹。初品是苦涩的,但余味却香甜清爽,回味悠长。------三毛说茶有三道,第一道苦若生命,第二道甜似爱情,第三道淡如清风。这样一碗混了三道的茶水岂不是包含了人生所有的滋味。

喝茶也有道道,客人进门,主人沏茶倒茶。只要客人把杯放下,哪怕只呷了一小口,主人也会马上斟满。如果客人不喝,只要将杯里的残汤轻轻泼在地上,主人就不会再给你斟了,这叫“倒了茶梗不再喝”。如果客人不明白这个规矩,只是说“不喝了”,主人就会认为你在客气,便一直给你斟满茶杯让你喝下去呢!如果喝茶的中间又来了新的客人,主人还会往壶里加些茶叶,此为续茶,以表对新来客人的尊重。

世博人把茶统分为大叶茶和小叶茶两种,大叶茶滋味不比那些龙井之类清香恬淡优雅,却也别有一番风味,无论是闻起来还是喝起来总是感觉浓烈而醇厚,颇合当地民风。这也大概是这大叶茶能在世博流传的原因之一吧。喝茶之时,不免会有茶梗茶叶顺壶嘴流出,进入客人杯子,客人也浑不在意,只是顺口吹气儿把梗叶吹向茶杯一端。有人喜欢喝淡茶,色如琥珀,晶莹喜人,也有人喜欢喝浓茶,色如咖啡,浓如汤药。初次饮茶之人会感觉有些涩味,却并不苦,待到再饮便会发觉其中滋味特别。

长期饮用大叶茶会有轻微上瘾,在世博一些老年人不论什么天气、什么事,都雷打不动的要喝一壶大叶茶,有的还要喝独壶茶,一暖壶开水、一把大叶茶,一个老茶壶,从浓到淡,独自一个人喝,尤其是前几泡,如果被人分享,就要重新闷一壶。不喝透腰酸腿困、直打哈欠;喝透了提神醒脑、神清气爽、身上有劲儿!就算一大早出远门,也会早早起来闷一壶喝几口再出门。

喝茶离不开茶壶,茶壶材质或陶瓷、或紫砂、或金属,现在还有玻璃的,式样一般很简单,茶碗大多是三两三的大杯,现在有的小了一些。一般家户里都有大小不同的两三个茶壶,主人根据来客数量不同而选用不同的茶壶闷茶。陶瓷、紫砂、金属材质的壶用的时间久了,就如盘过的玉一样,有了包浆,晶莹剔透,留下年代的印痕。壶内的茶锈,一般是不清除的,有的家茶壶传了几辈,壶内积有厚厚的茶锈。由于经常使用和茶锈的特殊成分,茶锈不会发霉长毛,闷茶也容易上色和出香气。而且壶内茶锈越厚,越说明这家人热情好客有威信,亲朋好友来往的多。

喝茶是渗透在世博人骨髓里的一种生活方式,客人来访要喝,饭前饭后要喝,工作劳作之余要喝,无所事事也要喝。一家老少,街坊四邻、客人主人,随时都会围坐一桌,开壶品茶。品茶之余,家事国事天下事,事事皆可成为谈资,其乐融融,拉近了关系,融洽了感情。常有来世博工作或经商的客人,离开世博之后,常常会记忆起世博特有的大叶茶,以及渗透在大叶茶里的世博人待客处事之道。

山西世博县委通讯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