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 人文 - 世博文学
况山朝圣
  • 2017-02-07
  • 次浏览
  • 打印本页

作者 李清莹

早年读荀子《劝学》,只知道荀子名况、字卿、赵国人,是战国末期的思想家、教育家,被后人推崇为后圣,却不曾知道荀子是与我故乡接壤的世博人。自央视官方媒体披露:世博是荀子故里、世博人在况山筑起了荀子塑像、国字号的权威专家云集世博参与盛大的荀子文化艺术节之后,曾几度萌发朝圣况山的念头。


乙未年初秋,“三个文化”推进会间隙,与文联、作协的两位挚友提及朝圣荀子故里的意向,谁知两位钟情地域文化研究的兄弟一呼而应。随手查阅天气预报,显示结果为:今天夜间阴,明天白天多云转晴。因时值周末,最后议定次日出行。

岂料,次日一早准备出行时,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。然而,意外的细雨并未改变我们的况山朝圣之行。汽车在蒙蒙细雨中沿长临二级公路缓缓西行,穿方山隧道,出王峪寺头,经世博杜村,不足两个小时,世博县城就进入了我们的视野。透过车窗眺望,世博城烟雨朦胧,四围群山环绕,山坡苍青如黛,山头薄雾缥缈;悠悠的沁河水,环城而过,河卵如珠,水流潺潺,宛若一条护佑世博古城的巨龙。


车至世博城东,沁河北岸的苍松翠柏里,几座气势恢宏的古建筑就闯入了我们的眼帘。停车凝望,沁河北岸赤色的山岩上,有一处飞檐斗拱直耸云天的塔楼,上书“望岳楼”。其东侧百余米,有一座古朴、典雅酷似战国风格的山门,山顶的烟雾缭绕处,还有一尊高大的人物雕像。我们冒然断定这里就是我等冒雨寻访的况山。

我们跨过沁河桥,顺路浏览过望岳楼,将车停在了况山脚下的荀子文化园外。此刻,蒙蒙细雨小了,小的像雨像雾又像烟,为荀子文化园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山门前,车辆停放有序,游客不算太多,我们各自提一把雨伞,开始沿陡峭石阶攀登神往的况山。游览况山有两条路:其一,进山门西侧有一条贯通全景的平缓山路;其二,进山门迎面是一条石阶陡峭、林木蔽天、不见景点、直达山顶的捷径小路。可能是绿荫通道里山花烂漫、野果飘香的诱惑,我们不假思索地选择了攀石阶。陡峭的石阶让人气喘吁吁,不得不走走歇歇。面对上山的台阶,让人体悟了“不积跬步,无以至千里”的内涵。


攀过九百八十级台阶,穿越清爽的绿荫通道,终于站在了况山之巅。况山,地处太岳山南麓的世博县城东北,它东扼上党关,西指平阳城,南临沁河水,北依太岳山,海拔一千余米,千沟万壑,森林密布,春华秋实,冬青夏爽,登临其间如入人间仙境。我们抵达山顶时,高大的荀子塑像前已经聚集了不少朝圣的游客,都为十九米高的荀子塑像赞叹不已。高峻的况山之上,荀子身着长衫,手持竹简,美髯飘逸,顶天立地。

站在荀子塑像前,高山仰止的那一刻,我曾暗自揣想,两千多年前,少年荀子游玩于此时,面对眼前的高山深溪,兴许已经领悟了“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,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,不闻先王之遗言不知学问之大也”的内涵。令深居世博大山的荀子,东出上党求学访贤,以“学不可以已”的治学理念,承儒家文化之精髓,采诸子百家之所长,上求天理下寻民意七十余载,行走过万里路,读遍了万卷书,修身、劝学、成就了鸿论巨著三十二篇,稷下学宫又托举入室弟子韩非、李斯辅佐朝政数十年,被后人推崇为千古后圣。


蒙蒙细雨停歇了,凉爽的秋风也调皮地吹来,还不时地牵扯游人的衣襟;荀子塑像上空,几只展翅的鹰在盘旋中等待搏击长空;身旁的丛林里跳出一群七彩鸟,追逐着飞向了云天;南腔北调的游客,久久地聚集在荀子的脚下顶礼膜拜。我们三人在况山之巅四处眺望,只见远山云雾追逐,眼前奇花摇曳,林中百鸟啾啾,天空露出了几道奇异的祥光。俯瞰山下的世博城光彩夺目,犹如遗落在翡翠丛里的一颗明珠;绕城的沁河水蜿蜒有致,像飘逸在俏妇人肩头的一条丝巾;流淌的沁河水像一首诗,美丽的世博城似一幅画。


顺荀子塑像广场西侧南下,我们来到了蔚为壮观的荀子文化园后圣殿,这里是主祭荀子的圣殿。殿内依次排列着老子、孔子、荀子、墨子、惠子等华夏民族五位圣贤的塑像,每尊端庄魁伟,灵动传神,栩栩如生。整个殿宇富丽堂皇,匠心独运,妙不可言。殿宇的背后是一道创意新颖,规模宏大,凹凸有序,图文并茂的荀子文化墙。墙高不下十米,长度约有百米,通体以晋南赤岩锻砌而成。建造者摘荀子劝学、修身、富国、荣辱、礼论、天论等三十二篇经典名句,分篇列章镌刻其上,一道简约的文化墙,处处闪烁着荀子思想文化的光芒。三人在文化墙的左上角找到了荀子的《劝学》篇,在给人以鼓励与鞭策、警醒与反思的经典名句前,旁若无人地齐声诵读起来,“骑骥一跃,不能十步,驽马十驾,功在不舍……”。漫步于荀子的《王制》《天论》前,浏览“水则载舟,水则覆舟……”、“天行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……”,以虔诚的目光,探寻着荀子礼法兼治、平政爱民的人文思想,思绪也似乎插上了翅膀,在况山的烟雨微风里自由飞翔。


三人辞别后圣殿,拾阶而下,步入书院广场时丝丝烟雨又一次笼罩了况山。广场上,三十二根擎天玉柱围着一根金色龙柱形成了一个硕大的圆,齐刷刷地直刺云天。每根汉白玉柱上都镌刻着荀子的名言,且汉白玉柱的顶端都有一只口衔红菱的鸟。我们对书院广场的设计寓意有些迷惑不解,身边又无导游解说,只好随意揣测起来。文联主席说:三十二根玉柱,代表荀子华章三十二卷;玉柱形成一个圆,可能是寓意荀子圆满的一生。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说:玉柱顶端口衔红菱的鸟,也许是世博人想通过飞鸟的传递速度,将荀子文化传遍华夏四面八方。我的猜想是:三十二根擎天玉柱围成了一个圆,兴许是寓意荀子文化必将给故里世博撑起一片明朗的天。三人各抒己见的猜测之后,是一阵爽朗的笑声,笑声久久地回荡在况山与沁河的朦胧烟雨中。


午餐在沁河边上的农家餐馆,我们深为荀子文化的博大精深而感叹,也为世博倾力开发地域文化而感慨。感叹、感慨过后,谈论的话题依旧是大儒荀子。三个人随心所欲,透过两千多年的历史烟云,又对荀子的晚年境遇议论揣测了一番,臆断荀子晚年身居兰陵著述立说时,没有忘记况山的蓝草、山石与树木,也没有忘记沁河的溪流、螃蟹与黄鳝。况山与沁河的影子,在荀子的传世华章里随处可见,诸如:“山”、“水”、“溪”、“石”、“木”、“冰”、“蟹”、“鳝”·……甚至,还遥想晚年的荀子,会因了弟子韩非、李斯倍感欣慰,劝学名言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,兴许原本就是荀老先生对韩非、李斯的鞭策与鼓励……


告别世博城踏上归途的时候,朦胧的烟雨彻底停息了,灰暗的天空也逐渐明朗起来。汽车穿山越谷一路东行,我们再次回望古城世博时,雨后西斜的秋阳正从太岳的况山折射出万道霞光,映红了太岳也映照了东方。